GUCCI廣告

支付進化,銀聯轉型

2019-06-11 10:34:56 編輯:奢雅網小編

支付,既是一切商業和金融的核心,也是困擾人類五千年的問題。從古到今,支付的方式一直在變化,從原始時代到未來,我們始終渴望滿足支付的三大核心需求:安全、穩定、便捷。這不是一件

支付,既是一切商業和金融的核心,也是困擾人類五千年的問題。

從古到今,支付的方式一直在變化,從原始時代到未來,我們始終渴望滿足支付的三大核心需求:安全、穩定、便捷。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從以物易物到貝殼,從信用卡到掌靜脈支付,我們從未停下腳步。

一、貝化為貨 

錢: 一曰貨也。古者貨貝而寶龜。周太公立九府圜法,乃用泉,至秦廢貝行錢。——《說文解字》

1971年冬天,山西省文物保管會接到了一個電話:保德縣林遮峪村發現古墓!

那時當地還沒有公路,文管會成員們徒步穿過了數十公里的泥濘山路,終于在當日夜間到達了文物出土地點。

經調查,林遮峪村村民們發現的是并不是一座古墓 ,而是一座商代遺址。現場出土文物多達數百件,其中最有價值的不是青銅鼎和金銀器,而是百余枚不起眼的銅貝。

保德銅貝

這些銅貝距今已有3000多年歷史,是世界最早的人造幣。保德銅貝的出土,讓我國被認定為世界上最早使用鑄幣的國家。

在商代晚期,我國的青銅文化發展到了巔峰,貨幣也從原先的天然海貝演變成了骨貝或石貝,隨著時代發展,人們終于“化”“貝”為貨,走上了真正的貨幣與交易之路。

我們可以說,貨幣交易史幾乎就是人類的發展史,自古以來,人類對經濟的重視不需贅述,而貨幣與支付,從來都是經濟的基石。

二、 錢荒 

黃金的體積每年要磨去一千四百分之一,這就是所謂“損耗”。因此全世界流通的十四億金子每年要損耗一百萬。這一百萬黃金化作灰塵,飛揚飄蕩。——維克多·雨果《笑面人》

“未雨綢繆”是中國人最大的特質和智慧,存錢和儲蓄就是這種智慧的外在表現。但任何事都存在過猶不及,一旦全體陷入“儲蓄狂熱”,社會就很容易發生問題。

——尤其是在沒有銀行的情況下。

時間來到12世紀。

幾乎所有宋代皇帝都在為同一個問題發愁:錢荒。

“兩浙累年以來,大乏泉貨(貨幣),民間謂之‘錢荒’”

“物貴而錢少”

“錢荒物貴,極于近歲,人情疑惑,市井蕭條”

老百姓和朝廷都發現,市面上的錢經常用著用著就莫名其妙不見了。這是因為民間儲蓄風氣嚴重,富裕家庭普遍積存銅錢,庫藏往往數十萬,大量錢幣被入庫貯藏。

與此同時,發達的貿易讓銅錢大量外流,趙宋被迫以一國之力鑄造幾乎整個亞洲的貨幣,導致鑄幣總量嚴重不足。

銅錢失去流通能力,朝廷被迫發行大量“紙幣”,瞬間引發通貨膨脹,這場古代金融風暴一直持續到了明朝,明英宗正統九年(1444),大明寶鈔“積之市肆,過者不顧”。

痛定思痛,有需求就會有變革,統治者開始需要穩定、安全、便捷的貨幣和金融體系。

想解決這些需求,無疑只有一個方案:銀行。

現代銀行在中國出現較晚,銀行被外國列強壟斷的情況一直持續到1897年,中國通商銀行成立。

受時代影響,中國通商銀行自誕生之日就百病纏身,信用崩潰和通貨膨脹時有發生。建國后,幾乎變成空殼的通商銀行成了社會主義金融事業的組成部分。

十年人事幾番新,新中國成立后,計劃經濟下的我們一度以票代錢,在糧票肉票布票等票退出歷史舞臺后,假幣問題頻出,那時分辨假鈔幾乎是每個人的必修課,能快速準確地分辨假鈔,是一件很有排面的事情。

這樣一來,我們又回到了一切的原點:安全、穩定、便捷。

三、銀聯

1985年3月,中國銀行珠海分行發行“中銀卡”,又稱“珠女卡”,這是我國的第一張銀行卡。第二年,我們又迎來了信用卡:長城卡。

信用卡發行之初,不少人談卡色變,但事實上,由于銀行卡和信用卡直接為交易的穩定性、安全性、便捷性三大問題帶來了質的改變,普羅大眾迅速接受。

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全國銀行卡發卡數達到73.85億張,其中借記卡67.26億張,信用卡近7億張,全國人均持卡5.31張。

2002 年至今,信用卡累計發卡量以及同比增速  

迅速生根發芽的卡文化讓國家意識到了潛在風險:銀行結算體系是現代社會交易運行的基礎,卡交易清算則是現代金融交易的本質和核心。一旦清算組織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國家經濟與金融安全就可能遭遇危險。

由此看來,創建銀行卡自主品牌刻不容緩。

為了解決問題,2002年,經國務院同意,中國人民銀行批準設立的中國銀行卡聯合組織——銀聯成立了。

幾乎是成立的同一時間,銀聯就開始向ISO申請了國際通用的BIN碼:62——從此,62開頭的銀聯標準卡開始面世,并逐步成為全中國通用的銀聯標準卡,這正是后來銀聯62節的由來。

事實證明,這步棋彰顯了中國人未雨綢繆的智慧。2014年,由于親俄派總統亞努科維奇中止了烏克蘭和歐盟的自由貿易協議,烏克蘭危機爆發,美國實施對俄經濟制裁。

沒有“銀聯”的俄羅斯突然失去了Visa和MasterCard的結算及清算支持,國內金融一夕間遭遇重創,導致一系列連鎖反應,混亂不堪。不難想象,在如今中美關系動蕩的情況下,如果沒有銀聯,俄羅斯的昨天或許就是我們的今天。

銀聯的出現,讓銀行卡得以跨銀行、跨地區和跨境使用,實現了各大銀行系統間的互聯互通,也標志著我國跨行交易清算系統正式誕生。

在銀聯出現后,各大銀行等產業方終于擁有了統一的銀聯卡標準規范,銀行卡有了良好的市場秩序,卡風險持續降低,三大需求進一步被滿足,“卡消費”的使用方式開始步入多元化。

根據銀聯公開數據,在2002年至2012年的十年間,中國銀行卡跨行交易額增長了120倍。

銀聯成長之初,經歷了我國銀行卡產業的發展黃金期,步伐穩健,發展迅猛。但任何企業都要面對成長、面對市場、面對競爭。很快,三個詞將銀聯推向了市場化競爭的中心:4G網絡、智能手機、二維碼。

四、移動支付

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等移動支付的迅速入局,讓銀聯見識到了市場的殘酷,大量交易繞開銀聯,劈頭蓋臉的時代巨浪讓銀聯感受到壓力。

2014年3月13日,央行下發緊急文件《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關于暫停支付寶公司線下條碼(二維碼)支付等業務意見的函》,叫停了二維碼支付業務。

在此背景下,銀聯全面暫停了二維碼支付業務。而其他的公司并沒有選擇停步,就這樣,當2016年官方重新承認二維碼支付地位時,重啟二維碼的銀聯已經比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其他公司又慢了一步。

時間不等人,傳統銀行業面臨著全新的業務變革和挑戰,作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開放式平臺型綜合支付服務商,銀聯必須繼續在支付領域中起到它應有的作用:保障消費環境的穩定、安全以及便捷。

目前,銀聯云閃付App累計注冊用戶數已突破1.6億。

相比已經入世十年的支付寶,云閃付要走的路確實還很長很長,但這不意味著沒有機會。

網絡數據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銀行業金融機構共處理電子支付業務 452.36 億筆,金額 592.43 萬億元。

我之所以說輸贏難定,并不是盲目對銀聯樂觀,更不是唱衰支付寶,而是因為看到了另一種可能。

一方面,銀聯背后站著整個銀行業,一方面,銀聯正在改變。

2014年,銀聯推出“62節”活動,持續到今天,已經走到了第六個年頭。

銀聯將自己旗下的非現金收付款移動交易結算工具——云閃付作為節日抓手,投入近十億,聯合全國60萬家線下商戶門店、105個大型線上商戶、超過1.2萬個品牌,一起打造了一場國內銀行業規模最大的線下消費節。

就我個人體驗,近年銀聯的品牌傳播很接地氣,恍惚中似乎已經擺脫了傳統企業的形象。去年雙12活動中,銀聯邀請了青年歌手毛不易來擔任銀聯補貼大使,推出“一毛錢都不容易,銀聯替你付一半”的slogan,我印象深刻。

同樣,我也很喜歡他們“付出必有回報”的品牌口號,在一片頹喪的社會化傳播氛圍中,這句具有普世價值觀的宣傳語成了很多從業者的口頭禪。

今年62節,銀聯攜手了倪大紅,還拍攝了微電影《回到6月2號》,配合魔性的62系列電梯廣告,吸引了許多人。這一系列的策略在我看來是在“秀肌肉”,炫耀和展示自己作為一個“老企業”的新能量,新思維。

在銀聯內部,他們協調了前中后臺幾十個部門,近四十家分公司的數千名員工,數十萬商戶,以及多家銀行,共同打響了這場“戰爭”。

除了商戶眾多,各大銀行的配合度也令人嘆為觀止:17家大型銀行提供高達15%返現、高達100倍消費積分疊加等優惠。在這樣的組合拳下,銀聯62消費節中,云閃付的日均交易筆數較2018年增長了兩倍。

這種協調能力,在國內除了互聯網巨頭,很難有一家企業或機構能夠完成這種規模的聯動。真金白銀的補貼和快速的全頻道反饋,讓銀聯62節活動在大數據殺熟問題頻出的時代中顯得極具誠意。

五、未來

沒人能判斷未來的支付方式會是什么。

但有三點進化趨勢是確定,且永遠不會改變的:安全、穩定、便捷。

抓住這三個點,就能抓到未來的支付輪廓。因此我認為,未來的支付方式或許會向智能化、場景化、物聯化發展。

其中最關鍵的是以生物識別技術為代表的智能化。

刷手就能支付的掌靜脈支付

需要強調的是,有些有高盜用、高泄露風險,比如換個發型、洗個手就識別不出來的初代生物識別技術,是不可能成為未來支付主流的。

銀聯62節期間,我了解到銀聯推出的全新黑科技支付方式:掌靜脈支付。

這種支付方式通過用機器識別手掌或手指血管中血紅蛋白的流動、靜脈紋路完成,由于手掌靜脈隱藏在表皮下,既不會磨損也無法偽造或復制,而且血液停止流動就不能通過驗證,所以3D打印等鑄模盜用手段也不存在,安全性極高。

而且對于像我一樣有點小潔癖的人來說,掌靜脈不需要接觸性識別,像刷臉一樣對準機器就可以通過驗證,極大提高了安全感。我幾乎能想象到這種技術在醫院、地鐵、機場車站等各種人流密集的地方會有多受歡迎。

不用拿出手機,不用打開任何App,只要“刷手”就能認證身份,并且識別精度高,不會被盜用,這應該是我所知道的最帶有未來感的結算黑科技手段了。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黑科技應該是個挺時髦的詞,而時髦和國字號又是有些格格不入的。但事實上,如今銀聯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一個出身于國字號的科技互聯網公司。

即將滿十八周歲的銀聯,正在積極謀求轉型,擁抱年輕,正在想要再一次改變支付和結算,為更多人帶來更安全、更便捷、更穩定的支付結算體驗。

這是他們的野心,也是支付進化之路上的一個全新拐點。

古往今來,貨幣和支付的更迭,根源都在于我們對財產安全的追求。發展至今,貨幣支付的安全、便捷、穩定性正在可以兼得。

支付進化論是一個漫長宏大的話題,如今的銀聯,正在嘗試用科技的手段,互聯網的方式,去重新梳理這個問題。

從原始交易,到近代交易,到現代交易,再到今天的銀聯支付,整個支付生態圈、支付和交易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種演變不是線性的、單一維度的,而是扇狀的、由點及面的,從最開始的一顆貝殼,變成今天的整片大海。

在時代的浪潮里,我們都是巨流奔涌中攜帶的水滴,但正是這些水滴,匯聚成了永不止步的巨流。

標簽: 支付 

廣告

大家都在看

推廣內容

相關內容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猜你喜歡

prevnext
Copyright © 2014-2018 奢雅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5043749號-4
海南私彩包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