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CI廣告

積家推出梵高《自畫像》琺瑯彩繪翻轉腕表

2016-09-22 13:16:33 編輯:奢雅網小編

繼2015年為偉大的印象派畫家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van Gogh)逝世125周年而發行一款《向日葵》隱藏式琺瑯彩繪翻轉腕表之后,瑞士高級制表品牌 Jaeger-LeCoultre 積家再度攜手位于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館,于2016年7月傾情呈現一款全新《自畫像》Reverso à éclipses隱藏式琺瑯彩繪翻轉腕表,以經典的翻轉表殼與梵高自畫像,再次譜出另一首絕妙樂章。

積家推出梵高《自畫像》琺瑯彩繪翻轉腕表

180 多年來,積家汝山谷大工坊一直培養超卓工藝,全心全意以珍稀手藝或創新技法,將之更新發展。 往昔與今朝相互輝映,形影不離,構成美學與技術的無窮面貌。 在積家表廠延攬旗下的多種工藝中,琺瑯彩繪工藝猶能突顯品牌超卓才華。 17 世紀以來,罕見工藝互為表里,在腕表裝飾領域獨領風騷。 如今,積家琺瑯彩繪工藝已有爐火純青之境;除此之外,它更運用這項天賦向各界藝術致敬。 舉凡克林姆(Gustav Klimt)、維梅爾(Jan Vermeer)、慕夏(Alfons Maria Mucha)等大師的經典畫作,到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向日葵》、《星空》等,都在積家表盤上大放異彩,藉由藝術姿態傳遞瑞士傳統制表工藝的精髓。

琺瑯彩繪起源

琺瑯是十分罕見的一種古老藝術,可追溯至數千年前。 琺瑯的縱跡始現于公元前5 世紀的地中海,主要集中在塞浦路斯和埃及。 古希臘雕塑家也用琺瑯裝飾雕像作品。 以隔斷將琺瑯切分的技術稱為掐絲琺瑯(cloisonné ),從6 世紀起開始盛行。 12 世紀,內填琺瑯(Champlevé )風靡西方世界。 該技術將琺瑯填入凹凸不平的金屬板, 經焙燒后固定成型。 同時,透明琺瑯也開始流行于世,與原本以濃郁為主的色彩分庭抗禮。

積家推出梵高《自畫像》琺瑯彩繪翻轉腕表

到了18 世紀,琺瑯微繪興起,使用細毛筆(往往只有一根毛發),在白色琺瑯背景上一筆一筆繪出色彩。 琺瑯微繪在瑞士盛行一時,日內瓦隨即成為琺瑯微繪之都。 琺瑯工藝正是在此融入鐘表藝術。 兩種藝術形式水乳交融,造就18 和19 世紀璀璨奪目的鐘表巔峰杰作。 白色琺瑯打底、裝飾、焙燒、助熔劑加工...... 琺瑯工藝繁復異常,難以掌控。 因此,如同生產機芯零件的鐘表師一樣,琺瑯師也是難得一見的專門工匠。

積家琺瑯藝術早期運用在懷表、座鐘,而將微繪琺瑯在腕表上的應用或許最早來自Reverso系列表款。 Reverso系列腕表自1931年誕生至今,一直是當代表壇的經典傳奇。 它之所以膾炙人口,不僅因為散發出裝飾藝術的精神與風格,也因為表背可憑借個人化訂制使每枚腕表成為獨一無二的藝術杰作。 當時派駐印度的英國軍官,鐘愛以琺瑯微繪將所屬球隊的代表顏色、隊徽、家徽、甚至重要的親人畫像繪制于表背,緊密承載于手腕之間。 Reverso 腕表的背面成為詮釋特立獨行的個人風采,重塑時間的意義的新天地,任由無窮的想象力馳騁方寸之間。

積家推出梵高《自畫像》琺瑯彩繪翻轉腕表

積家微繪琺瑯藝術

「微繪琺瑯」被公認為難度最高、藝術成就最高的技法。 因為不論是掐絲琺瑯或內填琺瑯,都是將固定的填入釉料空間,唯獨微繪琺瑯根據既有的圖樣微型縮影到面盤上進行彩繪。 首先,琺瑯彩繪師需在面盤表層涂上數層白色琺瑯釉彩,接下來才開始繪制圖案,琺瑯彩繪師使用極纖細的毛筆以細膩的筆觸蘸染彩色釉末,繪制出精美圖案。 另外還需掌握窯燒正確的時間和顏料個性,才能將維妙維肖的琺瑯固色保存。 微繪琺瑯須經多次焙燒,各種顏色在不同熔點下紛紛熔化,因此琺瑯作品最終呈現何種面貌,實是難以預料。 琺瑯工藝講求無比耐性。 一幅數平方厘米的畫作,須費時數周的精工細作。 此外,每一次焙燒都是冒險,作品隨時功虧一簣。 琺瑯制作過程中最具風險的一步“烈焰技術” 是一種琺瑯彩繪的固色法,采用極度復雜的傳統技法制成,這一過程需在攝氏800度的高溫下進行,因此只有少數的琺瑯彩繪師能擔任此一重任。

琺瑯微繪工藝屬于制表的珍稀工藝之一,現今很少有學校仍在教授這一傳統工藝。 積家表廠再現古老的琺瑯微繪工藝,傾力尋找最純正優質的琺瑯交由積家的琺瑯工藝大師進行創作。 原為制表師的米科洛·麥塞爾(Miklos Merczel)除了制表工藝外,更嶄露琺瑯彩繪的天份,經過多年經驗在成立琺瑯藝術工坊,積家成為瑞士唯一擁有琺瑯自制(In-House)技術的品牌。 如今,琺瑯彩繪工坊已擁有三位琺瑯大師共計七位琺瑯微繪工匠。 每枚彩繪腕表需要極為靈巧的手工、完美掌控顏料和數百小時的全心投入才能臻至完美。 積家實現了將鐘表與精細藝術完美結合的夢想。 微繪琺瑯腕表以不變形、不退色成為鑒賞家們最夢寐以求的藝術珍品。

琺瑯微繪的色彩持久亮麗,作品歷久彌新,運用來保存名畫更具極高藝術價值。 積家多次運用琺瑯工藝來向藝術家致敬,例如在Reverso翻轉腕表背面展現“新藝術風格”畫家阿爾豐斯·慕夏(Alfons Mucha)的作品;又或臨摩畫家維梅爾(Jan Vermeer)「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明暗對比的光影效果、和人物流露的情感,都透過細膩筆觸忠實呈現。

積家推出梵高《自畫像》琺瑯彩繪翻轉腕表

梵高《自畫像》

積家與文森特·威廉·梵高

2015年為偉大的荷蘭后印象派畫家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歿世125周年。 值此之際,瑞士高級制表品牌 Jaeger-LeCoultre 積家攜手位于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館,傾情呈現全新隱藏式琺瑯彩繪翻轉腕表,以名作《向日葵》(Sun Flower)為主題,濃郁鮮艷的靈魂躍然表上。 這款腕表是積家與合作伙伴Gassan的努力成果,靈感源自雙方共同期望:創造一款融合工藝、藝術和經典遺產三項元素的非凡作品,向二十世紀極為重要的藝術大師—荷蘭后印象派的先驅畫家—文森特·威廉·梵高致敬。

梵高博物館館藏《向日葵》(Sun Flower)油畫畫作繪于1889年,為其晚年代表作。 積家紀念藝術大師的貢獻,特別以微繪琺瑯重現經典之作。 微繪琺瑯需要制表師運用極其靈巧的手工、完美掌控顏料的技巧才得以將畫作精確展示于腕間。 此款隱藏式翻轉腕表搭載積家849型機芯,以精美細膩的彩繪琺瑯,將畫作巧妙地融入精準的計時功能之中,獨特的幕簾設計一經啟動,表面便如舞臺布幕般徐徐展開,顯露出綺麗動人的彩繪琺瑯畫面。

積家推出梵高《自畫像》琺瑯彩繪翻轉腕表

2016年七月,積家與梵高博物館繼《向日葵》后第二項紀念作品誕生,選自梵高《自畫像》。 梵高離世前幾年,畫了近四十張自畫像。 作家蔣勛形容,這一系列自畫像記錄梵高「逼視自己、凝視自己」的過程,「好像要逼視到靈魂最深的地方,使人顫栗,使人悸動」。 畫中大量運用短筆觸,以及對比鮮明的撞色,將他一生的憂郁隱藏在狂亂急促的彩筆之中。 積家獨有的隱藏式翻轉「éclipse」技術,跨越制表界限,只需輕轉表殼側面的滾輪,表面便如舞臺布幕般徐徐展開,令人贊嘆。 將賞心悅目的畫作,巧妙融入精準的計時中,更重現表廠才氣縱橫、新意備出的歷史,透過令人難以捉摸的外表,詮釋時間的真諦。

積家推出梵高《自畫像》琺瑯彩繪翻轉腕表

這只獨特的表款,全球限量 4只,并于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館內展示。

梵高最著名的作品多是在其生前最后兩年所繪,充滿憂郁精神和悲劇性幻覺,《星夜》便是其在法國圣雷米精神病院期間的代表作之一。 畫作中藍色色調及強勁的筆觸深刻傳達畫家心中的躁動不安的情緒。 后人也多能從梵高與其弟往返書信中一窺藝術大師內心世界,理解其超于常人的感悟能力和畫作欲表達的意涵,這也是為什么梵高畫作至今仍是最具收藏價值的藝術作品之一。 《星夜》畫作中的漩渦狀筆觸,以及星空中月亮與星系的特殊色彩組合,更是挑戰琺瑯彩繪師的本身功力。

積家大師系列陀飛輪梵高星夜琺瑯腕表Master Grand Tourbillon Enamel Van Gogh將經典之作《星夜》(Starry Night),重新詮釋于方寸之間。 腕表搭載曾在國際天文臺計時大賽中奪冠的978機械機芯,限量18只,更添收藏價值。

積家推出梵高《自畫像》琺瑯彩繪翻轉腕表

《隆河上的星空》三問表款獨有trebuchet天秤錘、
  水晶音簧、及符合人體工學的簡便按鈕,創造非凡豐富音色

積家另一款新作《隆河上的星空》三問表款,持續以手工琺瑯微繪出梵高筆下迷人的藍色星夜、燈火映在隆河產生的波折,深藍與亮黃的強烈對比,表達出畫家內心澎湃的感動。 此款腕表搭載機家942機芯,以按壓式按鈕啟動三問報時裝置,不但在音質方面擁有最新突破性的技術,表盤細膩的筆觸再一次感受品牌將制表工藝與藝術融合的重大成就,全球限量發行18枚。

微繪琺瑯的色彩持久亮麗,令作品歷久彌新,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 積家大工坊經驗豐富的琺瑯彩繪師運用精湛技藝重新將此世界名作重現于腕表之上,琺瑯工藝講求無比耐性,一幅數平方厘米的畫作,須費時數周的精工細作。 而為求至臻至善,積家琺瑯彩繪大師更連每一筆觸都臨摹得維妙維肖,忠實呈現畫作精髓。 為腕間帶來千姿百態的佩戴樂趣,更為高級鐘表迷打開藝術的賞玩空間。

標簽: 積家 

廣告

大家都在看

推廣內容

相關內容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猜你喜歡

prevnext
Copyright © 2014-2018 奢雅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5043749號-4
海南私彩包码技巧